官网首頁 >> 新聞中心

醇正凤香 ? 唯一经典

西鳳新聞 通知公告 社會責任 行業新聞

集中分化 白酒弱势产区将加速衰落


日前,國家發改委會同有關部門對《産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1年本)(修正)》進行了修訂,並于4月8日公布了關于就《産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9年本,征求意見稿)》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。一項將白酒優勢産區移除“限制類”産業名錄的政策引發關注,在爲酒類終于部分摘除“緊箍咒”而歡呼的同時,白酒行業加速集中、弱勢産區行將衰落的現實,也正在被行業所普遍接受。


最新的政策顯示,雖然“白酒生産線”依然被列入“限制類”産業名錄之中,但是白酒優勢産區,卻已經脫逃此列。


在《産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9年本,征求意見稿)》“第二類”限制類中,“白酒生産線”依然被列入其中,但卻備注了“白酒優勢産區除外”。這意味著部分在基礎設施、産品質量等方面有保障的優勢産區,已經不受政策限制了。


中國酒業協會官方微信號據此撰文指出:“這將是白酒行業的重大利好,白酒優勢産區也將迎來重大的發展契機。同時,也表明了國家相關部門對名優白酒的發展給予積極支持的態度。”


本次《産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(2019年本,征求意見稿)》由鼓勵類、限制類、淘汰類三個類別組成。其中,限制類主要是工藝技術落後,不符合行業准入條件和有關規定,禁止新建擴建和需要督促改造的生産能力、工藝技術、裝備及産品。


白酒産業被列入到“限制”目錄是有曆史原因的。


20世紀90年代,出于保護糧食安全的目的,國家有關部門在編制《産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》中一直將白酒生産線列爲限制發展類行業。與此同時,當時白酒産業集中度低、生産裝備及技術落後。


這種狀況在進入新世紀後慢慢開始改變,一批名酒和主要白酒産區抓住機遇實現騰飛,並廣泛更新設備、提高工藝水准,在有效節約糧食的情況下提高産能與優品率,一改過去白酒産業過度消耗糧食的局面,也改變了白酒産業始終在低端徘徊,在經濟總量中占比不大的局面。


但是,在蓬勃發展的同時,始終被列入限制名錄的境況,也制約了白酒産業向更高層面發展的空間。爲此,中國酒業協會多次向國家相關部門彙報並呼籲,取消或者調整白酒産業限制性政策,並于今年兩會召開期間,組織白酒企業人大代表提出了“關于取消白酒産業限制政策的議案”。此次征求意見稿的調整順應了行業發展的需求,對白酒行業的發展起到了裏程碑式的積極作用。


如果說産業政策的導向是一大作用力的話,那麽市場就成爲除此之外的最強動力。


實際上,除了國家層面的産業限制、引導政策之外,市場力已經成爲白酒産業分化、産區分化的最大影響因素。自20世紀80、90年代以來,各大主要白酒産地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,在市場經濟的促進下,紛紛大力發展,形成了第一波白酒産業化的浪潮。


此後,由于對市場與消費傾向把控程度的不同,各大酒企、各大白酒産區逐漸開始分化,形成了一批優勢産區。川酒、黔酒、楚酒、魯酒、蘇酒、徽酒等等基于地域所形成的各大白酒産區,旗下各有數家領導性品牌。但是從整體産能、銷量體量而論,這些産區之間已經拉開了距離。而一些本身知名酒企就比較少的地域,則落在了後面,成爲了弱勢産區,甚至于不稱其爲“産區”。


以2017年度統計數據而論,四川在各大白酒産區中依舊排名第一,生産了372.4萬千升白酒,山東、江蘇緊隨其後,湖北以62萬千升的産能排名第六。同樣,在當年度全國重點省市白酒産業主營業務營收排名中,四川、貴州、山東、湖北分獲前四名,江蘇和安徽排在其後。但是在白酒産業利潤排名上,貴州、四川、江蘇分列前三,其他板塊則排名靠後。


綜合來看,目前四川産區、貴州産區、江蘇産區在産能、營收、利潤,以及與之相關的産業現代化程度上有著較大優勢,可以稱之爲優勢産區,其他一些産區,譬如山東、湖北、安徽也都具備一定的優勢。而其他一些白酒産業較爲集中的地區,則已經開始全方位落後。


業界認爲,此前受到“限制性政策”的影響,優勢産區無法進一步發揮影響力,而弱勢産區則不能依靠推出機制實施淘汰,從而導致白酒産業無法貫徹市場公平競爭和自然淘汰機制,這些成爲白酒産業健康持續發展的最大瓶頸。


此次,在政策與市場的雙重引導下,或將加速白酒産業的強分化進程,使得優勢産區繼續向上,與此同時淘汰弱勢産區,提高行業集中度,全面向著優質、高效的方向發展。


實際上,市場的威力開始在多個層面顯露。白酒産業的總産能開始下降,更加朝著優勢企業和優勢産區集中。


最新數據顯示,2016年至今,白酒産業在産能層面已經連續出現3年的下滑,較高峰期少了500萬千升。與此同時,規模以上企業總數、總産量、銷售收入再現“增長式”下降,虧損企業大增近60家。


據統計,2018年全國規模以上白酒企業完成釀酒總産量871.2萬千升,同比增長3.14%;累計完成銷售收入5363.83億元,同比增長12.88%;累計實現利潤總額1250.5億元,同比增長29.98%。但是,比之2017年,規模以上企業數量下降148家,總産量下降326.86萬千升,同時虧損企業增加55家至183家,虧損面達到了12.66%,創近6年來最高水平。


而回溯到2016年,白酒産業的總銷售收入達到6126億元,這樣比較下,如今的下跌更爲明顯。


中國酒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宋書玉就此表示,“這是近年來全國白酒總産量最接近實際的一個數據,總産量看起來是微增長,其實爲下降。”


這種狀況,被業界視爲“新常態”——從過去黃金十年而來的新常態。在黃金十年,投産、擴建是主軸,無論是高端還是低端,在酒業消費一片看漲的情況下,名酒企業、區域酒企都以擴張爲主軸,盲目樂觀換來的是産能的過剩。調整期到來後,過去“虛胖”的水分,開始被一點點擠掉。


在産能下滑的同時,總銷售收入中的水分也開始蒸發,由于受三公消費、民間消費傾向轉變等因素的影響,酒業的銷售額開始下降,最近幾年在5000億~6000億之間波動。被行業人士稱之爲“擠壓式增長”的時代來臨,在總量微增或者下滑的情況下,消費越來越向名酒企業集中,優質産品擠掉了劣質産品的份額,優勢産區的影響力在擴大,弱勢産區加速衰落。


以茅台、五糧液爲代表,一線名酒在量價齊升的同時,開始繼續尋求擴大生産,在這種態勢下,針對優勢産區的限制性措施就顯得不合時宜。


爲此,業界認爲新的産業政策將對白酒行業優質資源和産區優勢提供支撐,對白酒優勢産區的建設産生積極作用。與此同時,將提高白酒准入標准,將低端、劣質産能排除在外。



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@版权所有 人人麻将官网 陝ICP備11003315號-1   企業郵箱